秦时与与鱼🐠

日常慵懒,目前长弧期,不定时更新。江澄是心头宝♡︎

云梦有少年,见之则倾心。
一身傲骨向前行,云梦一哥江晚吟!!!
澄哥生日快乐!
贺文怕是赶不及了…字是一分钟写的,叶子是十分钟扫的,但是爱澄哥的心是长长久久的!!!
这是你的第一个生日,以后每个生日都有我!!给澄哥比个大心心!💜
你才不是余生一人。你还有我
















们。♡︎

江总裁你等等我!

主曦澄 副忘羡#
现代paro#
接史前文主页直通车#

(八)

一顿并不怎么愉快的晚餐结束后,江澄率先起身告别。进了对门秘书为自己租的屋子,江澄重重吐出一口气,连面上的若无其事也维持不住,匆匆关门。扶着门框挨墙坐了下来,他两眼发直地看着面前的空屋,分明已经安置好了一切,却了无生气,甚至连灯都没有开。

他和魏婴,到底是回不去了。不,或许只是他单方面这样想。或许,他从来不仅把魏婴当兄弟。只不过从始至终,只是他一厢情愿。

江澄忽地有些释然,过往种种,悉皆浮现,所有细节都指向了同一个谜底,所有疑惑拨云见日——他喜欢魏婴。听到魏婴同蓝湛在一起时的那一刻,不止有震惊,还有不得所爱之人的不甘和愤怒。这些隐秘的情愫,他竟从未发现,将其一并归为自幼相伴的手足情。多么可笑。只可惜,他意识到的时候为时已晚。

江澄起身开了灯,打量着这个房间,走到厨房打开酒柜毫不意外地发现了几瓶红酒。秘书办事倒很合自己心意。在这个月华如水的夜晚,一个刚失恋的自己,有酒相伴当真是正好不过了。

从小到大江澄一直遵着江枫眠的教导,刻苦勤学,争强好胜,事事要拼个第一。本该是父母眼中的好孩子,只可惜,他有个名为魏婴的兄弟。父亲嫌他行事拘谨死板不比魏婴灵活潇洒,母亲嫌他无用成绩还比不过整日游手好闲的魏婴。

小时候他本是很厌恶魏婴的,不过初来乍到,就抢走了本该属于自己的宠爱。父亲偏爱魏婴,多次惹得母亲生气,母亲只好数落自己,事事比不过他。自己究竟是何时,对他的看法有了转变,自己也说不清了。

或许是因为少时目光一直追随着他,看着看着渐渐被他吸引。只因为他一向光芒万丈。动物都趋光,但靠的太近,难免被灼伤。他曾以为自己同魏婴会一辈子不分开。

“江澄,等你长大了,我做你的下属,一辈子扶持你。”

这句话是魏婴八岁那年说的,小小的江澄分明还很懵懂,不知一辈子有多长,却记了下来,一记就是二十年。魏婴说过的很多话江澄都还记得,有心的也好,无心的也罢,总归是他说的,江澄都很难忘记。

“蓝湛人特别好,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

包括这句话,一直在江澄脑子里盘旋。大概是酒精作用,江澄也分不清这究竟是现实还是梦了,如果是梦,可一定要快些醒来才好。一瓶红酒,在江澄的回忆中渐渐见了底。

江澄滑下餐桌旁的椅子,坐到了地上,挨着冰凉的大理石地板。彻骨凉意透过布料直钻进了他心里。他放下酒瓶,不知怎么的想起了魏婴温暖的手掌,一滴温热的液体滴在了地上。

江澄抬手捂住眼睛,温热的液体顺着脸颊淌进衣领。胸口发闷,他伸手扯掉了领带,解了领口的扣子。不知过了多久,江澄渐渐平复下来,放下手睁开眼看着这一地狼籍,目光仍是不大清明,扶着桌子勉强站起身,踢开酒瓶晃晃悠悠地走向卧室。

“铃铃铃——”一声急促的门铃在江澄耳边响起,他歪着头看向四周,努力寻找着门在哪个方向。“江总,我是蓝涣——”一道温润的嗓音从门口传来,江澄终于循声找到了大门,听着这个声音愈发耳熟,却想不起来是谁。

打开门,映入江澄眼帘的是一张白皙俊朗的脸。他努力睁着眼看人,却始终想不起来。蓝涣面前的门打开了,他见到一个一身酒气,衣衫不整领口大开,面色泛红杏眼微睁还带些迷惑的江澄。只觉嗓子一紧,面上的笑容也有些维持不住,幸而很快反应过来,试探唤了一声:“江总?”

江澄迷迷糊糊神思也愈发不清晰,看着面前人的脸愈看愈像魏婴……魏婴!一时积郁心中的巨大悲伤喷涌而出。江澄伸手猛地将人拉进屋,一推给人抵在了墙上,眼神中透着几分炙热。许是酒精作用,江澄此刻只想把心中的苦闷全部倾倒给人,眼一闭倾身压了上去,两片唇瓣相贴。

江澄的吻技并不很熟练,舌头撬开人贝齿,一味在人口腔中闯。蓝涣微惊,他感受到了江澄的吻很急切,包含着一种十分强烈的情感,很快反客为主,扣着江澄的头压向自己,舌尖探入江澄口中侵略着。

两人互相亲吻了很长时间,呼吸都变得急促。蓝涣率先松开了他,江澄就着接吻的姿势双手紧紧环抱着蓝涣,向前一滑下巴抵在了他肩头,一言不发。

“江总,你还好吗?”

蓝涣等了许久,也未等来江澄的回应,将怀里的人往前轻轻推了推,侧头一看,那人早已阖上了眼,呼吸平稳地睡着了。蓝涣颇为无奈地笑了笑,松开了那人环在自己腰侧的手,将他打横抱起来送进了卧室。

柔软的床上撒满月光。

江总裁你等等我!

主曦澄 副忘羡#
现代paro含私设#

(七)

“诶澄澄啊你和蓝大哥怎么……”魏婴一挑桃花眼勾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来,小声凑在江澄耳边,“怎么个情况?”

江澄听着这暧昧的语气就是一阵恶寒,嘴角抽了抽,毫不留情地一把将魏婴掀到了一边,并未察觉身后的目光。

蓝涣仍保持着礼貌的微笑注视着二人,与其说是二人倒不如说是江澄,并不自知地向上扬了扬唇角。“大哥。”蓝湛默然半晌终是开了口,侧头看着蓝涣,抿着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蓝涣闻声终于将长在了江澄身上的目光移了过来,转头看着蓝湛:“嗯?”蓝涣眨了眨眼,片刻了悟,弯了弯眸子道:“阿湛今晚是不想我们在这里的吧?”

蓝湛显然是赞同的,不反驳就代表了默认。蓝涣又笑了笑低声道:“魏先生人很好,我明白阿湛的意思了,一会我就会回去的。”

蓝湛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目光又移向了江澄,有些头疼。“我会帮阿湛的,江总我也会带走的。”蓝涣补充道。蓝湛微微松了口气,起身去了厨房。

看到蓝湛进了厨房,蓝涣和江澄俱是一愣,齐刷刷地转头看向了魏婴。魏婴茫然地挠了挠头。蓝涣随即轻咳一声转移了视线佯装在打量杯中的茶,江澄拿胳膊肘推了推魏婴:“这个,什么意思啊?”

魏婴歪头一笑,整整齐齐露出八颗牙来,摊开手臂道:“就是请你们吃饭的意思呗。”江澄忍不住又踢了他一脚,柳眉一蹙:“废话,我是问你们两个是什么关系?”

魏婴微微一顿,并未想到江澄会问得这么露骨,想将实情告诉他又怕把他这位直的顶天立地的发小三观震碎。思来想后不过一个眨眼功夫,魏婴轻描淡写道:“既然是室友,那就是同居关系咯。”


江澄杏眼圆睁,眼神凌厉地看着魏婴,面上除了惊讶还有一些不知从何而起的愤怒,他也并未想到魏婴会这么坦率的告诉他。“你…你们是认真的?”江澄足足憋了三分钟终于说了一句话,虽是问句用的却是肯定的语气。


魏婴也松了一口气,还好,他这个发小还肯认他,天知道他刚刚跟江澄出柜心里有多紧张,有多怕江澄会摔门而去然后跟他老死不相往来。


魏婴如释重负地点了点头,难得露出个严肃的表情,规规矩矩地坐好:“哪有人拿这事开玩笑的,蓝湛人特别好,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


江澄沉默了,他不知该说些什么,魏婴出柜的一瞬间他感到大脑一片空白,他原以为自己是不会接受这样的,但是不知道为何,就算是魏婴向他亲口承认了,他也很难对魏婴生出厌恶。


“那好,你们好好的。”


“会的。”


这样就够了吧。魏婴虽然是最好的兄弟,但兄弟终归是兄弟,不能一生都陪着他,如今他既有了想与之偕老的人,那,祝福他们吧。江澄如是想着,竟也觉得有几分轻松。





——————————————
啊两周没见了啊,这次有点虐澄澄,澄澄和羡羡是友情向的,大概是澄澄的占有欲比较强(?)下一章就可以看曦澄了~好大一坨曦澄糖正在赶来中……

江总裁你等等我!

主曦澄 副忘羡#
现代paro含私设#

(六)

敲完合同上最后一行字,江澄合上笔记本,揉了揉眉心,瞥了眼手机上的时间,不出意料地,自己又加班了。

关灯下楼,走到车库把车开到门口时,脑子里盘旋的仍是与蓝氏集团合作的事,这次两集团的合作,不仅能带动江氏,同时也能扩大业内知名度,想必以后的路会更加好走些。

不知不觉间,江澄已经把车开到了魏婴家楼下,准确地说,是自己的新住所。上午的时候江澄就已经向秘书下了指令,在魏婴所住的“天天小区”找个住处,最好还是要在“济青公寓”里的。

秘书的办事效率极高,中午就给江澄发了新住处的门牌号:济青公寓 1702

江澄皱了皱眉,秘书是不是知道什么了?自己分明说得很隐晦啊,怎么这样巧合就在魏婴隔壁。不过转念一想,刻意也罢,无意也好,这样倒是更为方便了,一想到蓝湛,江澄就无端不爽。看他看魏婴那眼神就不对劲,不能让他得逞。为了捍卫发小的节操,江澄义愤填膺地迈进了电梯。

“等一下——”这声音怎么听着有点熟?江澄下意识摁住了开门键,抬眸看向门口。蓝涣?旁边还有一个冰块脸?江澄登时想剁了自己摁键的手。

“江总,这里也能碰到你真是太巧了。”蓝涣弯眸笑得如沐春风,眼神中还带着些真诚的惊喜,一步就跨到了江澄身侧。旁边的蓝湛紧随其后,看了一眼江澄仍是默不作声。

江澄的眼神在蓝涣脸上游走了一圈,不知道是不是发烧后的缘故,白净的面颊上还透着些粉红,江澄脱口而出道:“你烧退了?”这一句无关痛痒的话在蓝涣听来却是含蓄的关心,欣然道:“我已经退烧了。”江澄“哦”了一声,却见着蓝涣的脸好像更红了。

电梯“叮咚”一声,开了门,江澄率先走了出去,面上云淡风轻地走到自家门口,拿出钥匙转了两转,防盗门锁纹丝不动。又转了两转,依旧毫无反应。这就尴尬了。

蓝湛已经敲了门,魏婴在门里应了声“来了”就推开了门,惊奇地看着门口两只蓝湛。“这是我哥,蓝涣。”蓝湛镇定地解释着,魏婴随即笑着比了个请的手势:“两位蓝公子,请进请进~”

蓝涣依旧端的是温和的笑容,蓝湛也依旧是面无表情,魏婴刚要关上门慨叹一下兄弟间的差距,倏地看到了黑着脸的江澄。江澄显然也看到了他,四目相对,魏婴忍不住又惊奇了起来:“江澄?你怎么也在这?”

江澄神色复杂,看了看面前紧锁的防盗门,又看了看魏婴,一番权衡之下,走向了魏婴:“真巧,我在你隔壁新买了房子。”魏婴看着神色异样的江澄,顿时明白,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了悟地伸手勾住江澄的肩膀:“这块好些房门的锁都是旧的,钥匙捅不开也是常事,今个就委屈委屈你跟师兄住吧。”

江澄略一扬下巴,指了指屋里那两只,道:“你确定?”魏婴极是大方的摆摆手:“没关系,都是男人,怕什么?师妹你就进来吧——”江澄毫不犹豫地踢了他一脚,跟着进了屋。

“这是江澄,我顶好的兄弟——”魏婴笑着拍了拍江澄,“不用介绍了,我们认识。”江澄道。


————————————
那什么,来4p吗!

逗比脑洞
黄鹤一去不复返,带着他的小姨子跑了

莫名戳笑点啊o(*≧▽≦)ツ┏━┓

江总裁你等等我!

主曦澄 副忘羡#
现代paro含私设#

(五)

江澄不过一转身的空,只觉脸上烧得发烫,心跳也愈发急促,脚步稍显凌乱地走出了病房。正好与人擦肩而过。

“阿湛,你来了?”是蓝涣的声音。阿湛?江澄过分充血的脑子终于有些反应过来,刚刚那位应该是蓝涣的家人吧?不过,有些眼熟啊。江澄脚步一顿,转过身来抬眼便与那人目光相对,电光火石间打了个交锋——蓝湛?!

蓝湛看到江澄后微微皱了皱眉,很快移开目光,冲着病床上的蓝涣略一颔首:“大哥。”这、什么?大哥?他们两个是,兄弟?江澄恍然大悟,顿时脸色黑了几分,指指蓝湛挑了挑眉:“你是他哥?”蓝涣很是无辜地笑着点点头:“你们认识?”

“见过一面。”还没等江澄接话,蓝湛又一次破天荒地主动搭了话,蓝涣显然很是惊讶:“没想到阿湛你居然会认识我们江总诶~”江澄冷哼一声,转身出了病房。蓝湛仍是面无表情,眉尖动了动,兀自道:“大哥,你怎么会晕倒在员工休息室?”

“咦?阿湛,你脖子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啊?”蓝涣答非所问,低声询问着,眼神飘向了蓝湛脖子上一抹可疑的红痕,笑得很是暧昧。“这是…我和同居的室友打闹的时候留下的。”蓝湛一本正经地说,却丝毫不知自己红透的耳朵已然出卖了他。

江澄刚一出门,碰上了踩着细高跟一路风驰电掣而来的秘书,小脸通红,还捧着一捧娇艳欲滴的玫瑰花。“江、江总。”江澄看着这一套教科书级表白专用套餐,心里没由来的一阵烦躁,忍不住又皱起了眉:“你家探望病人买红玫瑰的么?”言罢长腿一迈又跨出几米远。

小秘书委委屈屈地抱着玫瑰花,拿也不是放也不是,瞅着自家总裁潇洒离去的背影,在风中一阵凌乱。江总,道理我都懂,可是……这玫瑰花明明是你让我买的啊!你都走了,那那这花还送不送啊?

秘书默默腹诽着总裁的臭脾气,却是敢怒不敢言,只得暗自揣摩着圣意,将那一捧惨遭嫌弃的花搁在了蓝涣病房门口,四下瞄了瞄确认没人看见后,又蹑手蹑脚地离开了医院。

江澄一出医院大门就钻进了车里,脑子里挥之不去的是蓝涣那张温润如玉的脸,长得好看就是养眼……江澄很是烦闷地抬手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试图把蓝涣从脑中赶出去。蓝涣刚一走,他弟又不省心地冒了出来。一想到魏无羡和蓝湛住在一块,江澄就没由来地觉得浑身不自在,不行,不放心,还是得去看看。

江澄一转方向盘掉头去了魏无羡家。手机上的时间显示现在是上午九点,也不知道魏无羡现在起了没有,一大清早自己主动上门倒显得过分热情了。江澄犹豫了片刻,想出一个自以为妥当的方案,拨通了秘书的号码,镇定地下达了命令后,内心感觉极为通畅。这下是有理由了。江·为发小操碎心·澄如是想着,在楼底下转悠了两圈又回了公司。

“江总早!”“嗯,早。”心情颇为舒畅的江总裁今天破天荒地回应了员工的问好,在一众员工讶异的目光下,步履轻盈地进了电梯。在电梯里偶遇了人事部长。

“江总,咳,今早我都听同事们说了,那个蓝涣……需要开除么?”人事部长紧张的搓着手,神情懊悔苦恼得活像一只垂头丧气的沙皮犬。“不用了。”早就把自己说过的狠话忘到九霄云外的江澄随口应道,“还有,如果他们还有传闲话的时间,不如加快速度赶紧把这个月的业绩赶出来,今晚加班——”

江澄心里有种说不清的不爽,是因为员工偷懒传闲话么?这要是搁在以前,不过传个话而已,自己并非是个小气的人,倒也没什么好放在心上的,只是现在……究竟是因为什么,江澄的心里有了些隐隐约约的轮廓,这轮廓在江澄脑中逐渐变得清晰,令他呼吸变得急促,心开始悸动。

像一颗随风飘来的种子,悄无声息地落在地上,不经意之间,破土而出。

江澄知道,有什么东西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
有什么东西开始变得不一样了呢?当然是你的取向啊!)内心咆哮
今天也是进展飞快的一天呢!下一章就要开始着手准备腻腻歪歪谈恋爱了,大家是喜欢剧情慢一点呢,还是快一点?

意外哦,超开心的!!ヾ(≧O≦)〃嗷~

江总裁你等等我!

主曦澄 副忘羡#
现代paro含私设#

(四)

江澄进了急诊科方才意识到自己还没有问清秘书蓝涣在哪间病房,颇为无奈地硬着头皮走向门口一个执勤的小护士:“你好,请问今天早上送来那个发烧的在哪间?”

年纪轻轻的小护士见着个相貌英俊风度翩翩的男人,不禁呼吸一滞涨红了脸,急忙低头翻着记录掩饰尴尬,结结巴巴道:“是、是叫蓝涣么?”江澄点头,对于这种原地圈粉的情况他早已遇到数次,千锤百炼后方能练就一副厚脸皮。

“202,就…就是左手边这间。”小护士依旧是一脸春心萌动,天哪他刚刚是对我笑了吗?正中红心啊怎么办???还没等小护士从欣喜中回过神来,江澄已经转身走向病房。

我的天,他的背影也好好看!小护士双手捧起了微微发热的脸,恋恋不舍地看着江澄的背影。“看,他就是那个老板,听说强行要求员工晚上加班,员工累晕在休息室了!”“天呐,现在这些人也太没良心了吧?!怎么能这么压榨员工呢?!”

“你们、你们说什么呢!”小护士似是刚从美色中转过神来,目光犀利地盯着旁边两个讨论得津津有味的小姐妹。“你今天早上没看到?要不是老板强行加班,能给员工累成那样?”其中一个戴着口罩的据理力争。“不会的!才不是这样呢!”小护士急的憋红了脸,音调不觉拔高了一个八度。

离她们几步远的地方,正欲抬脚迈进病房的江澄身形一僵,转过身来镇定地瞅着那几个护士,迟疑着还要不要为她们还原真相。两个小护士登时噤了声,眼神四处飘忽不定好像在看风景,“今天天气真不错……”“是啊是啊,你看太阳多大。”“……”看来是没这个必要了。江澄扯了扯嘴角,转身进了病房。

这个蓝涣……绝对是故意来整我的吧!

病房中一片寂静,晨光透过明亮的玻璃窗投进病房,给惨淡的房间中添了些许朝气。病床上的人还在沉睡,被子直拉到肩膀,只露出安静恬适的侧脸。面对如此和谐静谧的场景,江澄走到病床前,低头看着床上仍在梦里的人,轻轻伸出了手,睡得还挺香的啊?

不过稍一迟疑,伸出的手随即抓起被子向上扬了起来。“姓蓝的!给我起来!”江澄扯着被子咆哮。“……嗯?”刚刚转醒的蓝涣不明觉厉,微微睁开眼睛纯良又无辜地看着江澄。“嗯?你还嗯?自己把公司大门关了害得自己感冒了,结果所有人都认为是我的错——”江澄黑着脸满眼凶光地盯着他,“你是不是以为这样我就不能开除你啊?”

“开除?!”蓝涣眨了眨眼,一把握住了江澄的手,仰起头微微皱着眉,抿着唇直直地看着江澄,眼神清亮得不像是刚睡醒的模样,“你刚刚是…说要开除我么?”阳光落在蓝涣仰起的脸上,落入他的眼中,眸瞳闪了闪,折出潋滟的波纹。“江总,我是不是哪做的不对惹你不开心了?你不要开除我,我,我都会改。”蓝涣无比诚恳道,目光灼灼地看着江澄,认真得不像在认错,更向在说着誓言。

“现在的老板怎么这么无情啊!”“这么好的员工还不知足!简直狼心狗肺、不是东西啊!”不知又是哪个嘴碎的护士在门口嚼舌,江澄刚刚漾起的内心又被狠狠一击,正要转暖的脸色又暗了下去。

“松手啊你!”

蓝涣可怜巴巴地松开了手,双手搭在膝上像个认错的小学生:“抱歉,江总。我,不是故意想给你添麻烦的,但是这个工作我真的很喜欢……”说完又仰起头来看着江澄,直把江澄看得不住扭过脸,以掩住眼底的赧然。这个眼神,真是太犯规了。

我一定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这辈子才遇到你!江澄只是默默想着,这样的话他是说不出口的。也罢,这回就先饶了他吧。“真的?”江澄略一挑眉,虚看了人一眼。“真的。”蓝涣自然了悟江澄的意思,忽地绽开一抹温润的笑容,一如和煦的阳光,照进江澄心里,教他一眼再难移开眼睛。

“咳,那、你休息吧。我走了,再不走要被你烦死……”等到江澄回过神来已经与蓝涣对视了数秒,只觉全身血液都涌上了头,心跳快得有些不正常,白皙的面颊染上一抹可疑的粉。“江总慢走,拜。”蓝涣的唇角不自觉地向上扬着,像一只偷了腥的猫,心下一阵窃喜。他脸红了。




————————————
剧情终于有点上道了ヾ(≧O≦)〃嗷~涣涣澄澄进展神速(别问我为什么因为我等不及)照这样发展,估摸着涣涣很快就能拐回家了哈哈~

江总裁你等等我!

主曦澄 副忘羡#
现代paro含私设#

(三)

“看来公司的人事部都是吃闲饭的啊,把你这种冒失鬼招进来——”

“看来他们都是不想干了啊?”

“呃……”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小员工委屈又犯难地瞅着冷笑的总裁大人,一时脊背发凉,自暴自弃地放弃了辩解:“那个,江总你要不要先去休息?明天还要继续上班的吧?”

江澄此刻的心情十分一言难尽,好似重重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看着人脸上一副委屈巴巴又纠结万分的模样不得不把怒气生生往下咽,沉重地呼出一口气,抬眼扫了一遍这个把自己气到无话可说的“人才”:“你叫什么名字?”

小员工十分意外,内心还有点雀跃,微微蹙起的眉头又舒展开来,竭力压制住了忍不住上扬的唇角,矜持地抿了抿唇道:“我叫蓝涣。”

嗯?不就问个名字么?他那一脸羞涩又刺激的表情是怎么回事?蓝涣是吧,等着的,明天我就把你炒了!果然姓蓝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江澄内心一片波涛汹涌,面上仍波澜不惊地皱着眉保持着大写的不爽二字。

蓝涣丝毫不清楚此刻总裁大人精彩丰富的内心独白,看着他一张面寒如霜的脸,心里有些失落,无奈地笑了笑:“那江总你把办公室里几个沙发拼在一起休息一下吧,我去员工休息室的椅子上趴会。”

想了想又补充道:“明早上班前我会提前来叫你的。”看着江澄渐渐阖上的双眸,蓝涣垂眼掩住了眼底的一抹失落,转过身一步三回头的出了办公室,还不忘贴心地带上门。


听见防盗门关上发出“咔嗒”一声后,江澄微微睁开了眼,眼底一片清明,冷俊地勾了勾唇角:“哼——你以为你还有明天?”

“居然害得我睡沙发!等明天上班了就炒你鱿鱼!”


第二天早晨江澄被秘书叫起来的时候还是懵圈的,迷迷糊糊地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显然还没有进入状态,只觉得后颈被沙发扶手硌得生疼。一想到睡沙发,江澄就气不打一处来,登时清醒三分:“蓝涣那个家伙呢?”

“啊,他已经打120送医院了……”

“……啊??送医院?!”

听着秘书絮絮叨叨添油加醋地嘚啵了半天,江澄方整理出了蓝涣被送去医院的真相,无非就是昨晚风大,蓝涣吹了一夜凉风后发了烧,被送去医院了。咳,多大点事嘛,不就是发个烧,至于送医院吗?我小时候也经常发烧,没事没事的,江澄兀自安慰着自己,心却莫名地跟着紧张了起来。

意识到这一点的江澄被自己超速的心跳弄得发懵。我可紧张个什么劲?他发烧了我不该高兴的么?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啊?绞尽脑汁思量许久未果,江总裁索性大手一挥,行了,这都怪蓝涣。

你以为你发烧了我就不能开除你了么?!

一定是这样。江澄笃定地想。“江总,医院到了,我们上去吧。”秘书适时的提醒把江澄的思绪从纠结中拎了回来,江澄稍一点头,长腿一迈跨出了车门。刚一下车忽地瞅见了旁边卖花的老奶奶正拥着一大簇鲜花在医院门口吆喝着,一时心血来潮,抬手冲秘书打了个响指:“去买捧花回来,直接送上去。”

秘书被说得发怔,很快反应过来,机灵地点点头,迈开小短腿冲老奶奶奔走过去。江澄转身进了医院大楼,别扭地问自己,为什么要给他送花呢?








当然是因为看老奶奶卖花很辛苦啊。


—————————————
这章大概是已经开始掰弯澄澄了哈哈
总裁掰弯计划1/4
傲娇嘴犟的澄澄啊,真真真可爱Ծ ̮ Ծ

江总裁你等等我!

江总裁你等等我!
主曦澄 副忘羡#
现代paro含私设#

(二)

江澄不过刚一出了魏无羡家门,就被一股凉风吹了个透心凉,不禁连着打了两个喷嚏。抬眼一看却见着天色已然暗了下来,摸出手机瞄了一眼时间,好巧不巧的,刚刚好正是他们公司下班的时间,分秒不差。江澄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想着桌上那高高一沓的文件,认命地拉开了车门钻进去,系上安全带掉头回了公司。


幸好公司离着不远,到了楼下还能看见集团大厦中有几盏零星的灯光在泼墨的夜空中闪烁。嗬,这群没良心的,下了班也不知道关灯是不是,明个可得好好跟他们谈谈。环保小卫士江总裁在心里暗暗想着,对于这种浪费行为微微皱了皱眉,大步迈进电梯,直接摁了顶层——自己的办公室。


出了电梯不出意料地一片漆黑寂静,也难怪如此,平日江总裁不苟言笑威风凛凛的高大形象深入员工们的心中,又哪会有不开眼的敢跑来打扰总裁休息,啊不,办公。江澄顺手开了灯,径直走到了办公桌前,看着眼前那高高高高一摞整整齐齐摆放在自己桌上的文件,扯出了个苦涩的笑容。看来今晚要夜战到天明是在劫难逃了,不过也能看出来,这帮员工没敢偷懒,该干的活都干了,没给自己省下也没给总裁省下。嗯,还是值得表扬的。


江澄跨出一步直接倚到了“总裁椅”上,反正周围没什么人,不用在乎形象。打开笔记本电脑,一面浏览着信息,一面手指不停地敲击着键盘,“嗒哒嗒哒”声在寂静的办公室中显得格外分明。


很快江澄投入工作状态,聚精会神对着屏幕,猝不及防地肩上被人拍了一下,“那个,江总?您这么晚了,还不下班啊?”身后传来的声音虽不是嘶哑难听,却还是把江澄吓得一个激灵,险些从椅子上滑下去,想也未想很是不爽地转身咆哮道:“你进来都不敲门的么?!”


这一回头却见着那人很是抱歉地笑笑,尴尬摆了摆手道:“啊,抱歉抱歉,我以为是有人走的时候忘记关灯了。”这理由说得让江澄无言以对,顾着身为上司的风度,大度地摇摇头:“行了,没事了你就走吧。”说罢烦躁地转过了身接着与眼前的文档奋战,只是仍未听见身后有那人离开的脚步声,索性停了手底下的敲击,侧头睨了一眼:“还有事?”


那人仍是一副春风化雨般的和煦笑容,弯着眉眼细细看来倒也很是赏心悦目,“……也没什么事,我看江总你好像也没吃饭,一天这么辛苦,要不我请你吃饭吧?”看着那人双眼中亮晶晶地满含着期待的目光,不知怎么的竟让江澄一瞬间想到了自家的狗狗——仙子,唇角不住微微上扬起来,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语气稍些和缓:“不……不了,我还有别的事。”

“这样啊,那,你手上的事还有多少?我等你一起回去吧?”那人一边说着一边十分有礼貌地坐在一旁等着,用的是询问的语气,却丝毫没有让江澄拒绝的意思。江澄忍不住对着屏幕又翻了个白眼,这个人难道就真的没有一点眼力见儿么?看来我不走他就真的跟我耗着了…


江澄无奈舒了口气,抬手关上了笔记本,转身站了起来:“好了,走吧。”一边背对着人穿上外衣,一边随口询问道:“对了,公司大门的钥匙你有吧,我今天出来得晚了就没带着。”“……”没有听到回答的江澄稍些诧异地转过头,正对上那人的目光,见他很是大方地笑了笑:“那个,我刚刚想走的时候看见你办公室亮着,就想上来看看,钥匙…落在外面车上了。”江澄心下一紧,顿时有些不太好的预感:“那你上来的时候大门锁了么?”“哈哈哈……因为怕开着有贼趁机进来……所以,就锁上了……”江澄的笑容逐渐僵硬凝固在脸上,看着江澄的脸色愈来愈黑,小员工有些手足无措的模样,笑得愈发不自然,最后演变成了扯着嘴角在尬笑。


“你真的是来帮忙的么?”江澄咬着牙问出了这句话,周身散发着阵阵寒气,“呃,没关系,我叫物业看看啊……”小员工也有些紧张了,摸出手机来无比娴熟地拨通了电话,“蓝涣又是你小子!这个月已经是第八回了!我告诉你我现在已经休息了,找你同事吧!”手机里高分贝的咆哮清晰地传到了江澄耳朵里,脸色不禁又黑了几分。“这个……物业大叔关机了……”小员工谨慎地瞄着江澄的脸色,声音逐渐小了下去。江澄憋足了一口气,中气十足:

“你真的不是来整我的么?!”



—————————————
嘿嘿解锁蓝涣!恭喜,获得野生蓝涣一枚!开不开心?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这个画风清奇的蓝涣,喜不喜欢?没关系请大家放心,后面还有画风——更——清——奇——的
没有错,是曦澄不是澄曦,下一章开始约莫着涣涣就要开始花式追媳妇了哈哈(❁´︶`❁)
我真的是不定期更新哦,一天两篇爽不爽?快夸夸我勤奋(*^ワ^*)